综述:“恩情”更是“亲情”永不会逝去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8:58
  • 人已阅读

城市是用水泥钢筋建起的森林,雨水滋润着它生长。有的人在其中走散,相逢的总会再相逢。流浪狗的死广播说这儿要进行大规模开发,播音员富有磁性的嗓音似在释放着信息素抑或费洛蒙,吸引各地开发商汇聚于此。我是一只流浪狗,是城市边缘的守卫者。我目睹城市蚕食安逸与宁静,并以现代材料铸就的怪物和无休止的噪音取代之。但我仍不想离开,我宁可在故土流浪。那天早上阳光明媚,马路上有尘土欢快地飞扬着,为数不多的行人掩鼻匆匆而过,丝毫不感激这难得的好天气。我瞅准个时机想穿过马路,却被左侧驶来的卡车撞飞了出去。它很快,快到我来不及躲闪,载满货物的车厢随着地面起伏发出轰鸣,听上去那么骇人。庆幸,我再也不用听了。农民工的无奈这是我在城里找到的第一份活儿——给建筑工地运材料。钱不多,管事儿的也小气,想尽办法克扣工钱,但总算是落下脚了。其实我还是喜欢种地,老家的地特别肥,不用怎么照料,秋天一到自有收获。现如今地被征了,我只好只身来这陌生的城市打拼,守望者高楼大厦间的田地,不知它何时会结出饱满的穗儿。那时我一定要把儿子接来城里上学,只有城里才有好老师,我不能让他和我一样靠苦力吃饭。那天是个难得的晴天,可我无暇欣赏,我得赶紧把材料送到工地上去,晚了又得扣钱了。我不断加速,没成想半道上撞上了一只狗。我不敢下车去看看,城里的畜牲比人都金贵,我拿什么赔给狗的主人。一脚油门踩到底,车飞驰了出去。(散文网www.sanwen.com)少年的烦恼三年前父亲来这座城市打工,正好赶上开发的热潮,赚了些小钱,把我给接了过来。这里的条件比农村好太多,可我却欢喜不起来。我是不合群的,同学们聊着我听也没听过的话题,总有我见也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。我开始质疑,人是否真如书中所说那般生而平等,还是历史再一次忽悠了众人。九点半下了晚自习,走在灯火依旧通明的街道上,我不禁用外套再次将自己裹紧。家乡此时应该万籁俱寂者吧。城市如此喧嚣,置身其中的人仿佛只是为了衬托古往今来与天高地邈。不知名的告白我是封美好的情书,也是份苍白的遗物。我的主人是个不幸的小姑娘,十岁那年迁入新居,本是可喜之事,可那些光洁的大理石、绚丽的油漆却使她的身体产生异变,她被诊断出白血病。不再能剧烈运动,不再能吃辛辣的食物,不再能独自外出。她变得安静,安静地画画,安静地看书,安静地等一朵花开。她还喜欢上一个安静的人,在这般情窦初开的年纪。他是隔壁班的转校生。每次从他们班的窗口经过,女孩总能看见那个专注于书本的他,就像外界的一切纷扰均与他无关。他也是这么安静得活着,和她一样。女孩享受着暗恋的滋味,看见他时欣喜又羞涩,看不见时思念又期望。心里筑起了秘密花园,她乐此不疲地穿梭其中。终于有一天,她敞开花园的大门,决定邀请他进入。挑选了田园风光式样的信封和信纸,写下最动人的语句,带着最美好的憧憬。可惜,我还没被送出,女孩的生命便按下了终止符,安静得如同她没来过这座城。而我,她生命的附属品,也该安静地被城市吞噬。树的见证我已在这片墓地扎根三年了。在这之前,我是一棵行道树,赶上马路拓建被移栽至此。虽与死亡相伴,但躲开了尖锐的鸣笛与恼人的尾气,还是觉得甚好。现在天天与死亡打交道,但都不及第一次见证死亡时带给我的撼动大。那天日光倾城,我立在路边,吸进浓郁的二氧化碳,吐出微薄的氧气,试图改变这浑浊的空气。马路对面有只狗在徘徊,它找到一个空挡,向这边跑来,却被一辆疾速的卡车撞飞了出去。它没怎么挣扎,身体却不住地抽搐,然后,归于沉寂。几个匆匆的行人侧目,并未改变既定轨迹,眼神中透出的尽是鄙夷与嫌恶,那是手机万博体育打不开空见惯的专属于这座城市的冷漠。今天也是晴天,有人来探访亡者。看照片是个十六、七岁的小姑娘,她安静地笑着,一瞬便凝成了照片上的永恒。她的亲人在墓碑前焚烧遗物,关于她的一切一件接一件地变成空气中微不可觉的尘埃。最后,有人拿起一封信,稍作犹豫,丢进火里。信封上绘满美丽的田园风光,让人心驰神往。它挣扎扭曲,最终化为灰烬,随风而去,不一会儿就失了方向。这城已金刚不坏、百毒不侵。雨点打在巨大的玻璃幕墙上,聚成一股股流成河,又散作一道道变成溪。生命就这么在城市中汩汩流淌,我们含泪张望,却不敢发出声音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878702.html

上一篇:解析包装饮用水

下一篇:花开相惜